钓鱼 菜单

渔人自乐千岛湖筏钓进行时-狂拉大鱼多多

五湖垂钓admin2020-02-14

  初识筏钓,是在千岛纯野钓的一次偶然机会接触到的,因一朋友在千岛八茂上游养鱼,听说当地鱼情不错,我和老贪玩等便相约前往一探究竟,在岸钓不理想的情况 下,我们在朋友的帮助下得以到一个未曾开放的网箱上筏钓,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,下杆便有鱼,且都是五六斤的草鱼居多,两三斤的叉尾也不时咬钩,弄得没准备 的我们手忙脚乱,渔获远远超出预期,接下来便是每顿主菜吃鱼,吃不同的鱼,更是变着花样做,老贪玩直呼过瘾,鱼吃着香,酒喝着顺…由于是未开放网箱,有诸 多不便,我们每天也只能在上面钓两三个小时,直至离开八茂时也是临时在网箱上钓了几个小时,便有了二三十斤的渔获带回家,我不得不对筏钓另眼相看&hellip。

  从千岛回来不几日,我和老贪玩便有了去万峰筏大翘的欲望,虽然在网上订购了装备,但还没等装备抵达便相约赶到了万峰高坝,在朋友的联系下上了一个开放网 箱,网箱上还有先期抵达的云南和兴义钓友,我们到时,他们只钓了一天不到的时间,却每人都有几十斤的渔获,再看着他们的筏钓装备,我们顿时傻了眼,原来筏 钓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不象我们在千岛钓草、钓叉尾的粗线大杆,虽然我们也略做了准备,但对天冷口轻的翘嘴来说,只能望洋兴叹了…在高坝,我们没钓到 鱼,但通过和外地钓友的交流,我们对筏钓又有了新的认识,我们认为到高坝就是去学习的,没有白跑&hellip?

  高坝回来没几天,我们又向千岛出发了,这次我们准备很充分,但由于降温的原因,草鱼基本停口,只钓获为数不多的叉尾和翘嘴,说渔获少也只是相对的,总的来说和上次形成了天壤之别,只因上次钓得太多&hellip?

  千岛回来后,老贪玩总觉得没过到瘾,还是觉得必须去趟万峰,在他的联系下,我们又带着筏大翘的梦想出发了,这次,我们选择了位于坝达章的一个开放网箱,刚 下杆,便遇狂口,但均是些三两、半斤的小翘,钓至半夜,仍不停口,中途偶上一两条斤级翘,正准备休息,遇一轻微截口,扬杆刺鱼,感觉力道不小,只两回合, 口线就被扯断,细究应该是钓小鱼太多有磨损,故急忙换上新线,这时候拴钩才发现手都不听使唤了,因为鱼口好,气温虽低也没注意到,哆嗦半天才把钩拴好,继 续搜口,但再无大鱼问津,直钓至凌晨5时睡觉&hellip!

  翌日风和日丽,没睡两个小时的我吃完早餐就开钓了,刚下杆便被上帝眷顾了一次,伴着筏钓轮的培林声,计数线刚下到水中6米处,水下大物直接把杆尖拖入水 中,我机械性的提杆刺鱼,顿感沉重,没两秒钟,大鱼开始缓缓游动,速度越来越快,泻力顷刻间被拉得吱吱作响,轮子迅速出线,眼看已经出去五十多米线了,我 急忙用食指帮助刹车,手上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大鱼使劲的挣扎,但终于还是回了头,我不由得松了口气,急忙摇轮收线,三十米、二十米,大鱼又开始发力,对着网 箱底部冲击,这次又出去四十几米线,我用同样的方法帮助刹车,犟牛又被拖了回来,在我以为即将可以实现梦想的时候,水中巨物朝着相反的方向缓缓游动,任凭 我怎么牵引,都全然不听使唤,眼看筏轮上的线已经所剩无几,慌忙中我只有把泻力调到极限,瞬间伴随着的只是手上由沉重变为轻松的一种感觉,我努力了,可仍 然没能挽回线断鱼去的命运,我突然感觉,我们很多时候都是这样,往往机会离我们越近的时候就越难把握,机会就是稍纵即逝,这也许会成为我终生的遗憾,但这 种遗憾也是美好的,至少让我深深感受到筏钓的魅力,我喜欢筏钓,正是筏钓进行时&hellip。